服务热线
0971-8253697

谈谈金银币上不同时期青铜器纹饰的表现手法

发表时间:2014-04-28 09:33

青铜器纹饰是青铜器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体现了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化内涵,也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审美情趣。青铜纹饰的独特性使中国青铜器区别于其他国家的青铜文化。青铜器上的纹饰风格也经历了由纯朴、粗犷到繁缛、精致再到朴实、简洁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青铜器文化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它的纹饰。而在青铜器金银币上,设计者同样也对青铜器纹饰作了强调和突出,以体现出这一青铜文化的精髓。

夏朝以前为青铜器发展的初始阶段,纹饰显得朴素单纯,体现了先民的一种朴素的生存观念。这个时期青铜器的器型比较简单,且朴实无饰,即便是有纹饰的铜镜也仅为星条纹、三角纹等简单的几何纹饰。在金银币上表现这个时期青铜器及其纹饰,设计师通常会采用比较简单的构图,将青铜器与纹饰巧妙结合,对纹饰也会做一些艺术性修饰,既保留这个时期青铜器纹饰朴实无华的特点,又注重其视觉观赏性。

商周时,青铜器纹饰与王权、神权的结合尤为突出,其抽象化的图案造就了神秘的气息,给人以独特的装饰美感。尤其是商朝早期的青铜器纹饰,画面饱满丰富,无论多么繁缛的纹样,总会遵循轴对称的装饰原则,以期表现出一种无限深远的原始力量,造成一种严肃、静穆和神秘的气氛。金银币在表现商朝早期的青铜器纹饰时,多选用这个时期最具有代表性的饕餮纹,这种纹饰综合了多种动物的特征,通过艺术的夸张和抽象的手法,描绘成幻想中的怪兽,给人以神秘、威严之感。设计师在画面表现上,通过粗犷冷峻的线条刻画这种兽面纹,极富想象力地糅合了兽面的基本特征,使之既具体又写实,透露出生命本真的质朴。画面构图除了讲究对称美之外,还注重单纹样的重复秩序美和成双结对之美,体现了中国传统装饰纹样的“规矩”美学观。

而到了商朝中晚期,除了经典的饕餮纹、凤纹、鸟兽纹之外,也出现大量的云雷纹、窃曲纹、环带纹、乳钉纹等,这些纹饰充满了规整的、几何式的美感。这个时期的青铜纹饰,在崇尚庄重狞厉之外,多了几分简约内敛的流畅轻灵,兽首、兽尾,兽身,以及兽身上的太阳纹与云纹用简约的线条勾勒了出来,在呈现青铜器文化的岁月沧桑感和深邃意蕴美的同时,又平添了几丝奇异诡谲的浪漫气息。金银币在表现这个时期的青铜纹饰时,多采用将纷繁的纹饰组合归纳的手法。譬如在青铜器金银币第1组中,设计者在表现商中晚期很具代表性的展翅飞翔之状的鸮纹时,就做了一些夸张和变形,将纹饰从币面的底部空间进行伸展、扩张,使其姿态更加优美,通过这样一种别出心裁的变形表现手法,便于欣赏者领会出这种纹饰所代表的商代晚期鸟图腾崇拜的文化寓意。而在表现商晚期最具代表性的凤鸟纹时,金银币设计者一般会刻意突显其静中有动的气势,以简洁古朴的风格,展现出这种纹饰严正威仪的艺术格调。在画面的细节方面,设计者借以细密繁复的线条重新还原了这种纹饰的原貌,用几何纹双勾线来勾画出凤鸟纹的高冠、丰满的双翅、长长的尾羽、宽大而有力的爪子等等。表现手法虽复杂繁缛,但却保证了纹样与器型的完美融合。繁缛的图案在直线和曲线的相互穿插、对比中形成了统一的形式美法则,使纹样产生了神秘莫测的装饰意趣,将这种纹饰独特的尊贵气息表现得淋漓尽致。

到了周朝,那些狰狞可怖、威严骇人的纹饰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出现了新兴的瓦纹、环带纹、重环纹、鳞纹等相对简单朴素、生动活泼、连续流畅的纹饰。金银币在表现这个时期的青铜器纹饰时,也很注重贴合这个特点,采用了比较抽象的形体,将一种神性的构想和含蓄简练的艺术情感很直观地表现出来。

青铜器上的纹样演变经历了由规整、严谨、古拙到流畅、活泼、奔放的过程。而青铜器金银币的纹饰设计也形成了由简到繁、再由繁到简的演变趋势。从夏朝包括夏朝以前的诡异、庄重的神秘意味,到商周时期肃穆威严的尊贵气息,再到周以后空灵简单的活泼韵味,青铜器金银币都有原汁原味地表现,设计者通过深入透彻研究后的全新创作,为集藏爱好者奉上了一套融古典美学与现代风尚于一体的艺术珍品。